補圖:烏來信賢步道和大羅蘭溪

這是南勢溪,信賢步道沿著南勢溪谷而行

IMG_7268

IMG_7273

IMG_7274

IMG_7279

IMG_7280

IMG_7281

 刺茄

IMG_7283

IMG_7285

 走出信賢步道,繼續向裡走,是南勢溪支流大羅蘭溪

IMG_7290

IMG_7292

IMG_7294

IMG_7296  IMG_7298

IMG_7299

IMG_7301

IMG_7303

IMG_7305

IMG_7311

IMG_7315

IMG_7333

IMG_7338

IMG_7339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IMG_7887

 

渴望著大自然,昨天跟著小弟和老媽去北海岸看老梅的綠石槽,

看著浪花拍打在長滿綠藻的礁岩上,非常舒爽,很療癒。

 

IMG_7839

IMG_7842

IMG_7844

IMG_7864

IMG_7868

IMG_7871

IMG_7873

IMG_7879

IMG_7896

IMG_7899

IMG_7911

IMG_7915

IMG_7918

之後前往附近的法鼓山,到生命園區看看老爸的最後棲所,

那一大片青綠草地,現在長了幾叢翠竹,

很安靜,只有鳥叫聲,

我們坐在石凳上休息,想念~

IMG_7922

IMG_7923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只是做個紀錄。

IMG_7835

IMG_7838  

 IMG_7939  

新做的皂 (2014.04.06)

IMG_7951

大眼蛙: IMG_7942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今天去寶藏巖,好久不見村民們了,

上次和思容來到的時候太晚,只看到燈節作品,

今天下午終於有機會參觀寶窩,月娥值班,許先生一起帶我參觀內部,

整理得很不錯耶,不少木工是許先生和何爸做的,材料也多是回收再利用,又環保又美觀!

 

許先生說,奇異果都還沒開過花,很奇怪,

我們一起走過去看,

目前五棵剩三棵存活,新發的芽看起來蠻健康的,

回來查資料,發現奇異果苗至少要個三、四年才會開花,

所以下回見到許先生,就請他不要著急,再等等,應該就要開花了~

 

去看二馬先生的菜園回來,經過大草坪,突然看見一個很奇特的樂器,

我被它吸引,站住腳步聆聽好久,然後問這樂器的主人它是什麼,

主人是位帥氣的年輕女孩,回答說這是一種新樂器,混合了幾種樂器元素在內,

叫做handpan,國內譯名「飛碟鼓」。

它看起來有點像個大鑼或鐵鍋,上面有些凹凹凸凸的洞,

據說是從歐洲傳來的,生鐵鑄造,敲擊起來聲音蠻好聽的,還有音階。

 

我們聊了許久,

很高興今天認識了一種新樂器,以及這位深摯愛它的年輕朋友,

目前國內似乎還沒有什麼人玩這種樂器,

真希望她逐漸找到同好,也許一夥人聚在一起,用大大小小的飛碟鼓演奏起來,

會是一種很棒的音樂體驗呢!

 

IMG_7814

IMG_7815

IMG_7816

IMG_7818

IMG_7817

在網路上找到好聽的示範:

Hang Massive - Kanthi Song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IMG_7756  

3月14日南下布袋,進行環太平洋區域社區設計網絡布袋濕地復育工作坊的參與觀察。

工作坊有多篇論文發表,很有收獲。

 

第一天下午抵達布袋,彩綢就帶我去看十區的大紅鸛和五區的黑琵。

真幸運哪!不知道是不是迷途的一對大紅鸛還沒走,

黑琵雖然移動了棲息位置,數量仍然不少,數數也有一百多隻。

 

第三天下午,彩綢帶著阿潔,我們進入濕地公園。那裡已成為我們的共同記憶。

很久沒下雨了,鹽田一帶處處可見白色結晶,遠望令我想起西澳的鹽湖景觀。

 

濕地公園裡的水位下降,池底已經裸露,出現許多螺貝類的屍體或暫時休眠的狀態。

誰說鹽田裡什麼都沒有?習慣了都市垂直景觀的眼睛,需要將身體放低,

像孩子一樣地蹲下來,

以水平視角,親近土地的姿勢,才看得到大自然裡豐富的生物和元素。

 

IMG_7765

IMG_7766

IMG_7767

IMG_7769

IMG_7772

IMG_7774

IMG_7777

IMG_7779

IMG_7782

 

東方環頸鴴已經開始築巢。有的巢位在碎石路中間,有的靠近路邊。

走路的時候,需要小心仔細地看地面,不要踩破了它們的巢和蛋。

 

IMG_7785

IMG_7787     IMG_7788

IMG_7791

IMG_7793

 

有水的地方,水面仍浮著綠藻,一旁則長出鹽定,久未雨而變紅了,

淺淺的水色、青翠的草色和淡淡土色與幾顆卵石、兩三枯枝,煞是好看!

 

走回原路,發現一個巢位中的鳥蛋被吃了,只剩下蛋殼,

不知道是什麼動物吃的?

沒有看見狗,難道是老鼠或蛇嗎?是個謎。

 

IMG_7794

IMG_7795

IMG_7796

IMG_7799

IMG_7803

IMG_7804

IMG_7807

IMG_7808

IMG_7809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長相奇怪的黃甜椒:

媽媽買的甜椒,放在冰箱裡幾天,竟然長出二個小耳朵,

小弟說,那麼低的溫度居然還可以繼續生長,

是不是生長激素放多了?

 

IMG_7711

IMG_7713

IMG_7716

IMG_7718

 

好栽培又好整枝的酪梨種子盆栽:

 

IMG_7719

IMG_7730

IMG_7731

IMG_7732

IMG_7740

IMG_7745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IMG_7704

 

從好友的格子得知這本書,

上網去查,已經絕版了。

特地去圖書館找了出來,

看看上面的借書紀錄,只有兩筆(第三筆是我的),

從86年以後就一片空白,

真的借閱的人這麼少喔?應該不會吧?

 

IMG_7705

話說當年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還真是文藝青年必朝拜的殿堂,

許多引介西洋文學、哲學、心理學、社會科學的知識,都是靠這家出版社來的,

現在出版界儘管不如從前,但拜科技之賜,許多規模小小的一、兩人或三數人的出版社比比皆是,

倒是不知志文出版社的命運如何?

謹此一記。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昨晚去看了賈樟柯導演的天注定,在樂聲戲院

筱鳳約的,

本來對新聞提到的「極其暴力情節」有些猶豫,筱鳳說,是關乎社會寫實,暴力不是重點,

好吧!勇敢地走出門去。

 

導演和他的夫人,也是劇中女主角趙濤都到場了,算是很難得的一場放映,映後還有導演夫婦的現場訪問。

 

就電影論電影,真的是好,尤其開場那幾幕,主角姜武坐在摩托車上,把玩著一個從翻倒的卡車內跌落滿地的紅蕃茄(?)

整個畫面構圖和色彩,相當漂亮。之後也是

不過如果就揭發社會現實而言,我認為情節還是單薄了些(暴力是很重,沒錯!)。

整部電影分成四個章節,各有一個中心人物,最後結局免不掉「死亡」─ 殺人和自殺。

誠如導演自呈,這部片也是向武俠片的致敬,

我覺得在人性的鋪陳上,也比較像武俠片的傳統那樣,凝縮在一、兩個人身上,善惡十分分明。

然而這些人(劇中人無論好人、壞人)所處一個更大的政治、社會脈絡,卻輕輕放掉了。

 

多年前在公視看過一部紀錄片,好像是BBC拍的,在中國山西一帶持續追蹤紀錄農村的變化

看得真是令人心酸。

正如我們談女性主義和差異,農民也不是一個整齊畫一的階級

改革開放後,有些農民腦子動得快,跟著政策跑,似乎很吃香

堅持吃大鍋飯比較好的農民因執著社會主義舊思想和舊路線,逐漸在第一波經濟競逐中失去一切,

然而勤奮的富有農民好日子也沒過多久,隨著國家政策又快速轉向工業發展,

良田農地被轉變為工業資源和用地,小農付不起龐大的生產機器資本,於是原有的土地落入外來資本家手中,

這群原本以為在生存競爭中佔優勢的農民,也一樣落得個一無所有

這樣的循環並不僅止於農民身上,光鮮體面帶著資金打算從地下挖掘出石油的回鄉子弟,

在各項條件、知識皆不齊備,政策又搖擺不定之下,最後同樣血本無歸而加入貧民的行列

那是一個多麼可怕的現實結構,導致生活的不斷向下沈淪……

 

天注定最後藉著女主角小玉的重新出發,象徵著一絲希望。

但背後那個結構性的暴力並沒有交待。

就這樣。

 

P.S. 昨天居然把相機放在家裡沒帶出去,錯失了拍一張大銀幕劇照的好機會,扼腕!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昨天發的麵,

因為高筋不夠了,加入一半低筋和全麥

這次沒放奶油,只有放蛋,

效果是一樣鬆軟,但不是很綿

老媽嚐一口,說可能酵母放多了,味道很重。

所以下次我應該把奶油放回,

也考慮是否黑糖改為砂糖?

比例還是稍稍按規矩來,不要太不按牌理出牌?  

 

嗯,還有,如果揉一下麵,會不會更好些呢?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看徐冰回顧展的同一天,也看了這個由劉永仁策畫的超寫實繪畫展,心情蠻複雜的,

它為我重新開啟了和當代藝術開始發生關聯的記憶庫門。

 

展出畫家有不少都是耳熟能詳的名字,

但一一看去,竟然有好幾位年事已高,或是逐漸凋零了。

 

印象最深刻是司徒強和卓有瑞,

當年他們夫婦在三原色畫廊的展覽,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氣,獨自跨進畫廊的門,想要一探藝術的究竟,

一方面擔心著自己對這個領域的無知,一方面又忍不住講真話地告訴很熱情招呼的司徒強說,

我比較喜歡他太太的畫。他倒是不以為忤。

 

我還記得,卓有瑞畫的香蕉,那斑爛的皮相,和她畫的光影斑駁的牆,都很打動我。

多年之後卻驚傳他們離婚,而且是卓有瑞拿出離婚協議書,司徒強不明究理就簽了,

從此各走各的路。

司徒強已經在2011年撒手人寰,

卓有瑞在這次展出的作品中,大多都是像攝影一樣的畫作,卻在畫面上佈有一些如水漬般的斑痕,

恍如經過歲月痕跡,或是受到水漬(還是淚珠?)浸潤之後的毀損照片,

帶有一種令人難過的時間氣息      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呢?

 

夏陽的畫讓我想起他後來的毛毛人系列,這次並未展出

看到展場燈光打在韓湘寧的畫上,所造成的光暈,突然很想讓自己的影子和畫面呼應,於是也拍了兩張淡淡的影子出現在畫面左右的紀錄。

 

年輕一輩中,顧何忠的畫面傳達出一股靜謐的力量,讓人可以看到畫面而安靜下來,有很強的精神性,

我喜歡他的作品,拍了不少張,

其中第一張畫面中,物件構圖的內容暗地裡形成一種緊張關係,在寧靜中存在著一股生存的張力

桌邊的魚也是

 

另一個較年輕的畫家周珠旺,我也喜歡他的作品,不過這次並未拍下。

 

郭淳是另一個意外的名字,

很久以前就聽說了他,那時他固定幫一個雜誌畫封面,錢不多,但他畫得很認真,

一樣像創作似地以油畫完成,而且尺寸也不小。

被選入展中的作品,是他最有名的《佔領美術館》系列,

但除此之外,沒有了。

他那麼年輕就離開人世,是什麼因素造成的?

我跟他沒見過面,不得而知。

 

另外,會放上黃銘昌的作品,是因為那鏡中白色窗帘已經飄出鏡框之外,

這已不只是超寫實,簡直是超現實了~

 

(韓湘寧作品)

IMG_7611

IMG_7612

(顧何忠作品)

IMG_7613

IMG_7614

IMG_7615

IMG_7617

IMG_7620

IMG_7621

IMG_7624

    (黃銘昌作品)

IMG_7625(卓有瑞作品)

IMG_7628

IMG_7629

IMG_7630

IMG_7631

IMG_7632

IMG_7633

 

Posted by 天使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